當前位置:區塊鏈 > 正文

解密Facebook加密貨幣Libra研發內幕

2019-06-21 09:10:55  來源:火星財經

由于毫無經驗可循,Facebook團隊在籌劃加密貨幣的過程中屢屢碰壁,有員工為解決問題甚至每天工作20個小時。2019年年初,團隊士氣已大不如前,成員一度懷疑項目能否實現。關鍵時刻,扎克伯格現身穩住軍心。

本文旨在傳遞更多市場信息,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。

6月18日,Facebook公布加密貨幣項目Libra白皮書,成功登上《華爾街日報》、彭博社、《紐約時報》等20家全球頂級媒體的頭條。上一次,Facebook得到全球頂級媒體的一致報道還是因為用戶隱私丑聞,并且在之后很長一段時間里被口誅筆伐。現在,Lirba要讓Facebook實現翻身。

盡管媒體們對Libra仍然存疑,但其中不乏稱贊的聲音,認為Libra能夠為數十億人提供管理金錢的自由。它“既關乎Facebook的未來,也關乎金錢的未來”。

《金融時報》在最新報道中揭秘了Facebook籌劃和推出Libra的全過程。文章透露5點內部細節:

Facebook是如何確定進軍加密貨幣領域?它又如何在短短一年間成功組建團隊,說服VISA、PayPal、Uber等27家大公司加入?

1. 早在2018年1月,扎克伯格便在其新年總結中透露了打算進軍加密貨幣市場的計劃;

2. 由于毫無經驗可循,Facebook團隊在籌劃加密貨幣項目的過程中屢屢碰壁。有員工為解決問題甚至在長達一年多的時間里每天工作20個小時;

3. 2018年上半年,Facebook曾試圖收購Algorand、Basis、Keybase等區塊鏈項目來加快研發進程。但它再次碰壁,收購宣告失敗;

4. 到2019年年初,Facebook加密貨幣團隊的士氣已大不如前。成員一度懷疑項目能否實現;

5. 關鍵時刻,扎克伯格現身穩住軍心。他提議項目要關注隱私保護,同時提出將Instagram、Facebook Messenger、WhatsApp三大APP整合到加密系統中的重大建議。團隊重拾信心。

在下面的報道全文中,你將讀到更多激動人心的細節。

1

入場前奏:險中求變

很多人忽略了Facebook創始人馬克·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在2018年初的暗示——Facebook正為其多年來的大膽賭注做準備。

他打算“深入研究”加密技術以及加密數字貨幣。

2018年1月4日,扎克伯格在新年總結的倒數第二段中表示,(新年總結全文參見文末)

△扎克伯格在2018年的新年總結中提到自己正在關注加密技術和加密數字貨幣

△扎克伯格在2018年的新年總結中提到自己正在關注加密技術和加密數字貨幣

他寫道:“隨著少數大型科技公司的崛起——以及政府利用科技監視公民——許多人開始認為,科技只會讓權力集中,而不是分散。”

比如加密技術和加密貨幣——從中心化的系統中奪取權力,并將其重新交到人們手中。但它們也面臨著更難控制的風險。

“與此相反的是,還有一些重要的趨勢——我有興趣深入研究這些技術的積極面和消極面,以及如何在我們的服務中更好地使用它們。”

在這封公開信中,扎克伯格表現出積極的“思變、求變”態度,暗示其計劃以加密技術/加密貨幣為突破口,幫助深陷泥沼的Facebook破局、迭代,而這也為加密貨幣項目Libra的問世埋下了伏筆。

2

目標明確:推出新型全球貨幣

2018年初,積極求變的扎克伯格在Facebook內部開始悄悄組建團隊,試圖探索一種新型的全球貨幣會是什么模樣。

Libra,一種由真實資產支持的加密貨幣,將于2020年發行。

18個月后,社交網絡巨頭交出了答卷:

在籌備Libra的過程中,大衛·馬庫斯(David Marcus)扮演了重要角色,他為該項目招募了多名優秀的工程師。公開資料顯示,馬庫斯為前PayPal首席執行官,于2014年受扎克伯格之邀加入Facebook,負責管理負責Messenger項目。

△大衛·馬庫斯(David Marcus)

△大衛·馬庫斯(David Marcus)

Facebook采取了快速而低調的方式組建團隊,悄悄聘請外部的區塊鏈資深人士來助其完成自己的計劃。

現在回看,盡管Facebook的危機在當時因劍橋Analytica丑聞而愈演愈烈,但這并未影響該公司試圖進軍加密領域的決心。內部人士透露,

據了解,這些資深人士來自美國加密資產托管平臺Anchorage、硅谷風投公司Ribbit Capital等知名公司。據透露,早在馬庫斯2018年5月被正式任命為區塊鏈團隊負責人之前,他們就已經與Facebook進行了溝通。資料顯示,Anchorage曾獲美國風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支持,Ribbit Capital曾投資美國大型加密交易所Coinbase、加密資產托管商Xapo。

以下為該協會的首批成員:

目前,包括上述公司以及Visa、萬事達、PayPal、Uber以及Spotify在內的27家合作公司都已成為Libra協會的“創始合作伙伴”——一家總部位于瑞士日內瓦的非盈利組織。

這些早期合作伙伴表示,雖然Facebook的項目經歷了一些迭代,但從一開始,該公司就將開發新型加密貨幣作為一個明確的目標。

Facebook在去年上半年探索區塊鏈技術時,曾試圖收購包括Algorand、Basis、Keybase在內的區塊鏈明星項目。

據知情人透露,然而,由于在Facebook的控制權以及Libra的去中心化程度等問題上存在分歧,收購事宜最終宣告失敗。

3

內部情況:受挫與重生

在Facebook內部,工程師和產品經理更熟悉優化廣告算法或簡化照片共享的方法——創造一種新的貨幣,對他們來說是一項艱巨的挑戰。

“盡管我每天大概要在這個項目上花費20個小時,而且已經持續一年多時間,但我仍在不斷思考有關該項目的問題,”

凱文·韋爾(Kevin Weil)說道。他于2018年6月從Instagram轉為Facebook區塊鏈產品主管。

上周,他在舊金山接受采訪時再次透露,“Libra和我以前做過的任何項目都不一樣。”

“這基本上是項全新的技術,且正在迅速發展。以前沒有人擁有創建全球貨幣的經驗。無論你朝哪個方向看,它都是新的——這令人興奮。”

不久之后,Facebook早期的努力開始在社交網絡之外產生連鎖效應。同年8月,馬庫斯宣布辭去加密交易所Coinbase的董事職務,這距離他上任僅過去9個月時間。他說道:“因為我在為Facebook組建一個與區塊鏈相關的新團隊,因此我認為離開是合適的。”

但是,最初的干勁并沒有持續太久。到今年年初,Facebook區塊鏈團隊的士氣已經大幅下降。

據一位參與開發的知情人士透露,許多人對他們的工作持懷疑態度,不確定付出的努力能否催生出真實可行的項目。

大約在扎克伯格一月底提出要保護隱私權,以及計劃將其三個應用程序的信息服務整合到一個加密系統中時,Libra再次使人們恢復信心。

但這位知情人隨后表示,

從這時起,Facebook開始認真向其他潛在合作伙伴推薦其項目,并要求會面對象對此保密。

“整個事情都籠罩在神秘之中。”創意毀滅實驗室(Creative Destruction Lab)首席經濟學家喬舒亞·甘斯(Joshua Gans)說道。創意毀滅實驗室是一個非營利性的創業項目,迄今是Libra唯一一個學術型合作伙伴。

盡管Facebook對該項目寄予厚望,但它還是做出了一個關鍵的讓步——承諾一旦Libra上線,就放棄對它的控制。甘斯表示:“令人驚訝的是,我們將獲得與其他所有人一樣的選票。對我們來說,這是一份饋贈。”

4

外部環境:期待與質疑

Libra協會成員對Libra代幣的投資額不得低于1000萬美元,并擁有10億美元市值或至少2000萬客戶。

Facebook在6月18日公布的白皮書中透露,作為回報,協會將為成員提供塑造協會治理機制的機會(該協會目前尚未確定最終章程)和各種激勵措施,以幫助其吸引消費者和商家(采用Libra)。

Facebook已承諾,隨著時間的推移,該協會將逐漸減少對自身以及其他創始成員的依賴。盡管Libra白皮書顯示,預計在2019年之前Facebook將保持其在協會中的領導地位,但實際上,在明年項目上線前,協會將一直處于Facebook的掌控之中。

知情人透露,VISA和萬事達卡等支付公司是Facebook最早接觸的合作伙伴之一,零售商Farfetch、PayPal在內的其他公司直到最近兩個月才參與其中。

“它發展很快.....這些項目需要很多人同時參與,絕非易事,”Farfetch首席戰略官Stephanie Phair說道。“(Facebook)一直對他們能帶來什么,以及如何設計這個平臺,考慮得非常周到。”

不過,也有一些觀察人士擔心,Facebook發展得太快。 “所有這一切有點像馬拉松,Facebook正試圖沖刺,”一家大型全球銀行的高級創新主管表示。

與Facebook合作的名單中沒有銀行,也沒有該公司在硅谷最大的競爭對手,其中包括谷歌和蘋果。

除了參與Libra項目的合作伙伴外,那些沒有被列入首批合作名單的人也對Facebook發表了看法。據了解,其中部分人指責Facebook專挑那些與它有商業或私人關系的公司進行合作。從白皮書可以看出,

對此,Marcus為Facebook的選擇進行了辯護。他說道:“在建立這樣一個網絡的早期階段,最重要的是誰能帶來最大的價值。并不是每個人都適合......正是這些公司感受到了最強烈的熱情,并選擇加入我們,踏上了實現這一目標的坎坷之路。”

此外,就連Libra項目的早期簽署方也私下表示,如果未來幾個月沒有帶來他們所預期的進展,就將準備離開。

“要實現這一目標,將需要做大量的宣傳工作、提供安全性以及普及教育。”

非營利性機構“婦女世界銀行”(Women’s World Banking)的首席運營官湯姆·瓊斯(Tom Jones)表示:

萬事達卡數字解決方案執行副總裁約恩·蘭伯特(Jorn Lambert)表示:“如果某些成員比其他成員的權重更大,那將出現問題。信任非常重要。”

附:扎克伯格2018年新年總結

附:扎克伯格2018年新年總結

每年我都會制定一個挑戰,學習一些新的東西。在過去幾年,我走遍了美國的每一個州,跑了365英里,為家里搭建了人工智能(系統),讀了25本書,學會了說普通話。

我從2009年開始制定這些挑戰,當時是金融危機后的第一年,Facebook還沒有實現盈利。我們公司需要認真考慮如何確保自己有一個可持續的商業模式。這是關鍵性的一年,以至于我每天都系上領帶提醒自己。

我感覺今天和2009年的情況很類似。世界上充斥著焦慮和分裂,Facebook還有很多工作要做,例如Facebook是否阻止了選舉干擾、阻止了仇恨言論和錯誤信息的傳播、確保人們能夠控制自己的信息、確保用戶花在Facebook上的時間是值得的。

我的2018年個人挑戰是集中精力解決幾個重要問題。雖然我們無法阻止所有的錯誤或濫用行為,但我們目前在用戶條款和防止濫用工具方面犯了太多錯誤。如果我們今年能解決這些問題,那么我們將能夠以更好的方式結束2018年。

從表面上看,這似乎不是一個個人挑戰,但我認為通過密切關注這些問題而非做一些完全不相干的事情,我能學到更多。這些問題涉及很多方面,例如歷史、公民、政治哲學、媒體、政府以及技術。我期待召集一群專家一起討論并幫助解決這些問題。

例如,目前技術領域最有趣的問題之一是中心化與去中心化。我們很多人進入科技領域,是因為我們相信科技可以成為一種去中心化的力量,將更多的權力交到多數人手中。(Facebook使命的前四個詞一直是“向人們賦權”)早在20世紀90年代和21世紀初,大多數人認為技術將成為一種去中心化的力量。

但今天,許多人對這一希望失去了信心。隨著少數大型科技公司的崛起——以及政府利用科技監視公民——許多人開始認為,科技只會讓權力集中,而不是分散。

然而,現在的一些重要趨勢——比如加密技術和加密貨幣——可以從中心化的系統中奪取權力,并將其重新交到人們手中。但它們也面臨著更難控制的風險。我有興趣深入研究這些技術的積極面和消極面,以及如何在我們的服務中更好地使用它們。

今年將是自我完善的一年,我期待從工作中學習,共同解決我們的問題。

推薦閱讀

多吃蔬果增加腸道菌群或許能改善抑郁焦慮

北京時間6月20日消息,據國外媒體報道,一篇醫學研究綜述指出,改善腸道菌群有助于控制抑郁癥,研究發現,益生菌和營養均衡的飲食習慣都能 【詳細】

地震預警APP升至排行榜第一

在蘋果App Store上,一款名為地震預警的APP升至免費排行榜第一。據悉,該APP可以在地震發生時,對地震波及的區域提供幾秒至十幾秒的提前預 【詳細】

中國電競用戶突破3.5億 全球電競行業營收超10億美元

原標題 2019全球電競行業營收超10億美元,中國電競用戶突破3 5億來源界面新聞記者 林北辰6月20日,騰訊企鵝智庫發布了2019全球電競行業與 【詳細】

特斯拉發布車載《沙灘車競速2》游戲

6月19日消息 據特斯拉官方消息,特斯拉發布車載《沙灘車競速2》游戲,可使用方向盤進行控制。今天,特斯拉官方在推特上放出一段視頻,展示 【詳細】

整治校園貸亂象不能手軟

進一步完善監管制度設計,補牢制度圍墻,豐富針對大學生的金融服務產品,從源頭杜絕校園貸亂象產生近段時間以來,關于校園貸亂象的報道屢見 【詳細】



科技新聞網版權
极速十一选五技巧路